站长推荐>> 凹凸教育-把加盟当直营做 明星妈咪-专业产后恢复机构!
最新公告>> 天下没有不赚钱的小生意,只有不用心做的生意!
  • 朱晴波:数据掘金人
  • 2012-07-07     阅读:1599次
  • 摘要:“这就是硅谷,创业的一切都给你准备得很完美,包括你的得到与付出。”2006年9月,29岁的朱晴波即将从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计算机系博士毕业,面临两个选择:留在学校做研究,或者开始创业。对于做技术研究的博士生来说,留在学校、沿着学术的路子一路做下去,是一条安稳、体面且前途有保障的发...
  • “这就是硅谷,创业的一切都给你准备得很完美,包括你的得到与付出。”

    2006年9月,29岁的朱晴波即将从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计算机系博士毕业,面临两个选择:留在学校做研究,或者开始创业。对于做技术研究的博士生来说,留在学校、沿着学术的路子一路做下去,是一条安稳、体面且前途有保障的发展路径。

    “但是,伊利诺伊香槟分校向来有创业的传统,而且我还在做博士研究期间,我们这个小团队开发出来的一些数据分析工具已经有了一批稳定的使用者。当初开发这些工具,是为了从开源软件的开发者那里得到一些对我们研究工作的反馈,完全是开放全免费的,但他们用了之后感觉都很好。”直到有公司打电话来说要和朱晴波他们一起合作开发。

    朱晴波他们就问学校怎么办,校方的第一反应居然是:“Whynotstartyourowncompany?”就在毕业临近,面临找工作的选择的时候,朱晴波告诉自己:“也许这正是机会敲门的时刻。”

    没想到Google、Amazon的云计算的大旗一挥,数据潮在创业圈和投资圈很快风起云涌。

    “仅就商业互联网来说,发展到现在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大量数据被制造出来。从这些数据中挖掘有价值的信息,完全有可能发现新的创新机会;另外,互联网上的数据每天都在增加,并且由于新技术、新平台以及传统信息向互联网渗透,数据增加的速度越来越快;当基于这些数据的许多计算合成在一起的时候,又会产生大量新数据。因此,围绕数据的机会不是一个链条,而是一个动态的过程。”

    2006年9月,朱晴波离开学校,和他的博士论文指导老师周源源、SpirosXanthos共同成立了公司PatternInsight。

    就像斯坦福持有Google2%股份一样,伊利诺伊大学也是PatternInsight的一个少数权益股东。公司创立伊始,学校的科技办公室(OfficeofTechnologyManagement)就和PatternInsight签订了排他性协议,作为交换,公司则向学校出让了一定股权,软件销售收入也向学校分成。

    “我们是在大学一个相当于孵化器的园区里开始我们的产品研发的。初创阶段是公司生命最脆弱的时候,能够在一个相对平静、纯粹的环境里从事研发,对公司顺利拿出产品相当重要。”

    一家真正的“硅谷公司”

    启动之初,由于项目本身的吸引力,公司很快拿到了美国政府15万美元的创业资助;接着,又由于公司很快就有了百万美元以上的客户订单,满足专项政府资助的条件,又获得了50万美元的第二期无偿资助。

    “政府创业基金使我们创业的最初阶段不至太艰辛。到2008年1月份,我们完成了第一轮300万美元的融资。几个月之后就是金融危机,尽管我对我们的技术有充分信心,但在大环境不好的时候,融资的周期可能就会比较长。确保健康的资金链对公司很重要。”

    帮助朱晴波他们的不仅仅是政府。PatternInsight、成立不到四个月,2007年1月份,就有包括高通、Juniper、思科在内的大公司找上门来,建议双方一起合作开发。这种模式在硅谷并不鲜见,大公司作为一项新技术的联合开发者,为实力较弱但技术创新的小公司提供种种支持条件,甚至在技术方向、产品策略上为小公司把关。创业公司甚至不需要出让股权,只是在未来大公司购买自己产品时给予更多折扣,或者产品的研发方向兼顾到大公司。

    在朱晴波看来,这就是硅谷之所以成为创业天堂的原因。就资金而言,也许其他地方的钱也不少,但硅谷的生态环境不是单纯拿钱就可以堆砌出来的,它能够帮助初创公司更好地缩短成长的时间。而很多时候,时间比钱更重要。

    2008年朱晴波很开心,不仅公司完成了融资,他还把办公室搬到了硅谷。之前,因为大部分客户都在硅谷,他每个月至少飞两次硅谷。

    天使的作用

    度过了最初阶段,朱晴波他们开始接触风险投资,最先进来的却是两个天使投资人。这两个天使投资人对公司后来的融资乃至业务都至关重要——华裔科学家兼企业家李凯和Rational软件公司负责全球销售的高级副总裁JohnLovitt。

    李凯教授创办的公司DATADOMAIN仅用5年就成功上市,然后以21亿美元出售给EMC。由于都专注在数据领域以及导师的引荐,朱晴波他们和李凯教授成为合作伙伴。

    李凯告诉我们,创业公司时刻都要充满危机感,不论是在顺境还是逆境。对于创业公司而言,资金链就是生命链。尤其对我们这样一出校门就开始创业的年轻公司来说,创建一个互相信任,紧张高效,客户至上的公司文化至关重要,直接决定了公司未来的基因。”

    销售出身的John则明确无误地告诉朱晴波,你是一个创业公司,谁都知道你需要钱,你谈钱没有任何错误——只要你能帮助客户成功,而且你作为公司的创始人,要信心十足地站在第一线向客户传达出这样的信息。朱晴波承认,对于他这样一个从技术向管理转型的创业者来说,这个转变的确挑战很大。

    有了这两位经验丰富的大人物背书,PatternInsight终于拿到了VentureInvestors基金的投资。团队也进行重新分工。John出任公司的CEO。另一位创始人周源源担任总裁和CTO。而朱晴波成为产品副总裁。李凯则加入董事会。

    “我记得特别清楚,NETAPP是我们第一个客户,我们第一次去见他们的时候,整个团队一夜没睡,狂喝咖啡。一方面是兴奋,另一方面就是活干不完。总能在DEMO里发现还可以改到更为完美的地方,于是就不停地改。最后我们在沙发上躺了两个小时、穿着皱巴巴的衬衫就去了客户的公司。”

    “很多时候必须有种‘征服世界’的激情,这样你才可能坚持下去。”就在今年10月,PatternInsight签下了一笔规模为200万美元的客户订单。2009年也是公司财务状况运行最好的一年——尽管大环境依旧那么恶劣。
    “这就是硅谷,创业的一切都给你准备得很完美,包括你的得到与付出。”

    2006年9月,29岁的朱晴波即将从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计算机系博士毕业,面临两个选择:留在学校做研究,或者开始创业。对于做技术研究的博士生来说,留在学校、沿着学术的路子一路做下去,是一条安稳、体面且前途有保障的发展路径。

    “但是,伊利诺伊香槟分校向来有创业的传统,而且我还在做博士研究期间,我们这个小团队开发出来的一些数据分析工具已经有了一批稳定的使用者。当初开发这些工具,是为了从开源软件的开发者那里得到一些对我们研究工作的反馈,完全是开放全免费的,但他们用了之后感觉都很好。”直到有公司打电话来说要和朱晴波他们一起合作开发。

    朱晴波他们就问学校怎么办,校方的第一反应居然是:“Whynotstartyourowncompany?”就在毕业临近,面临找工作的选择的时候,朱晴波告诉自己:“也许这正是机会敲门的时刻。”

    没想到Google、Amazon的云计算的大旗一挥,数据潮在创业圈和投资圈很快风起云涌。

    “仅就商业互联网来说,发展到现在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大量数据被制造出来。从这些数据中挖掘有价值的信息,完全有可能发现新的创新机会;另外,互联网上的数据每天都在增加,并且由于新技术、新平台以及传统信息向互联网渗透,数据增加的速度越来越快;当基于这些数据的许多计算合成在一起的时候,又会产生大量新数据。因此,围绕数据的机会不是一个链条,而是一个动态的过程。”

    2006年9月,朱晴波离开学校,和他的博士论文指导老师周源源、SpirosXanthos共同成立了公司PatternInsight。

    就像斯坦福持有Google2%股份一样,伊利诺伊大学也是PatternInsight的一个少数权益股东。公司创立伊始,学校的科技办公室(OfficeofTechnologyManagement)就和PatternInsight签订了排他性协议,作为交换,公司则向学校出让了一定股权,软件销售收入也向学校分成。

    “我们是在大学一个相当于孵化器的园区里开始我们的产品研发的。初创阶段是公司生命最脆弱的时候,能够在一个相对平静、纯粹的环境里从事研发,对公司顺利拿出产品相当重要。”

    一家真正的“硅谷公司”

    启动之初,由于项目本身的吸引力,公司很快拿到了美国政府15万美元的创业资助;接着,又由于公司很快就有了百万美元以上的客户订单,满足专项政府资助的条件,又获得了50万美元的第二期无偿资助。

    “政府创业基金使我们创业的最初阶段不至太艰辛。到2008年1月份,我们完成了第一轮300万美元的融资。几个月之后就是金融危机,尽管我对我们的技术有充分信心,但在大环境不好的时候,融资的周期可能就会比较长。确保健康的资金链对公司很重要。”

    帮助朱晴波他们的不仅仅是政府。PatternInsight、成立不到四个月,2007年1月份,就有包括高通、Juniper、思科在内的大公司找上门来,建议双方一起合作开发。这种模式在硅谷并不鲜见,大公司作为一项新技术的联合开发者,为实力较弱但技术创新的小公司提供种种支持条件,甚至在技术方向、产品策略上为小公司把关。创业公司甚至不需要出让股权,只是在未来大公司购买自己产品时给予更多折扣,或者产品的研发方向兼顾到大公司。

    在朱晴波看来,这就是硅谷之所以成为创业天堂的原因。就资金而言,也许其他地方的钱也不少,但硅谷的生态环境不是单纯拿钱就可以堆砌出来的,它能够帮助初创公司更好地缩短成长的时间。而很多时候,时间比钱更重要。

    2008年朱晴波很开心,不仅公司完成了融资,他还把办公室搬到了硅谷。之前,因为大部分客户都在硅谷,他每个月至少飞两次硅谷。

    天使的作用

    度过了最初阶段,朱晴波他们开始接触风险投资,最先进来的却是两个天使投资人。这两个天使投资人对公司后来的融资乃至业务都至关重要——华裔科学家兼企业家李凯和Rational软件公司负责全球销售的高级副总裁JohnLovitt。

    李凯教授创办的公司DATADOMAIN仅用5年就成功上市,然后以21亿美元出售给EMC。由于都专注在数据领域以及导师的引荐,朱晴波他们和李凯教授成为合作伙伴。

    李凯告诉我们,创业公司时刻都要充满危机感,不论是在顺境还是逆境。对于创业公司而言,资金链就是生命链。尤其对我们这样一出校门就开始创业的年轻公司来说,创建一个互相信任,紧张高效,客户至上的公司文化至关重要,直接决定了公司未来的基因。”

    销售出身的John则明确无误地告诉朱晴波,你是一个创业公司,谁都知道你需要钱,你谈钱没有任何错误——只要你能帮助客户成功,而且你作为公司的创始人,要信心十足地站在第一线向客户传达出这样的信息。朱晴波承认,对于他这样一个从技术向管理转型的创业者来说,这个转变的确挑战很大。

    有了这两位经验丰富的大人物背书,PatternInsight终于拿到了VentureInvestors基金的投资。团队也进行重新分工。John出任公司的CEO。另一位创始人周源源担任总裁和CTO。而朱晴波成为产品副总裁。李凯则加入董事会。

    “我记得特别清楚,NETAPP是我们第一个客户,我们第一次去见他们的时候,整个团队一夜没睡,狂喝咖啡。一方面是兴奋,另一方面就是活干不完。总能在DEMO里发现还可以改到更为完美的地方,于是就不停地改。最后我们在沙发上躺了两个小时、穿着皱巴巴的衬衫就去了客户的公司。”

    “很多时候必须有种‘征服世界’的激情,这样你才可能坚持下去。”就在今年10月,PatternInsight签下了一笔规模为200万美元的客户订单。2009年也是公司财务状况运行最好的一年——尽管大环境依旧那么恶劣。
    “这就是硅谷,创业的一切都给你准备得很完美,包括你的得到与付出。”

    2006年9月,29岁的朱晴波即将从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计算机系博士毕业,面临两个选择:留在学校做研究,或者开始创业。对于做技术研究的博士生来说,留在学校、沿着学术的路子一路做下去,是一条安稳、体面且前途有保障的发展路径。

    “但是,伊利诺伊香槟分校向来有创业的传统,而且我还在做博士研究期间,我们这个小团队开发出来的一些数据分析工具已经有了一批稳定的使用者。当初开发这些工具,是为了从开源软件的开发者那里得到一些对我们研究工作的反馈,完全是开放全免费的,但他们用了之后感觉都很好。”直到有公司打电话来说要和朱晴波他们一起合作开发。

    朱晴波他们就问学校怎么办,校方的第一反应居然是:“Whynotstartyourowncompany?”就在毕业临近,面临找工作的选择的时候,朱晴波告诉自己:“也许这正是机会敲门的时刻。”

    没想到Google、Amazon的云计算的大旗一挥,数据潮在创业圈和投资圈很快风起云涌。

    “仅就商业互联网来说,发展到现在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大量数据被制造出来。从这些数据中挖掘有价值的信息,完全有可能发现新的创新机会;另外,互联网上的数据每天都在增加,并且由于新技术、新平台以及传统信息向互联网渗透,数据增加的速度越来越快;当基于这些数据的许多计算合成在一起的时候,又会产生大量新数据。因此,围绕数据的机会不是一个链条,而是一个动态的过程。”

    2006年9月,朱晴波离开学校,和他的博士论文指导老师周源源、SpirosXanthos共同成立了公司PatternInsight。

    就像斯坦福持有Google2%股份一样,伊利诺伊大学也是PatternInsight的一个少数权益股东。公司创立伊始,学校的科技办公室(OfficeofTechnologyManagement)就和PatternInsight签订了排他性协议,作为交换,公司则向学校出让了一定股权,软件销售收入也向学校分成。

    “我们是在大学一个相当于孵化器的园区里开始我们的产品研发的。初创阶段是公司生命最脆弱的时候,能够在一个相对平静、纯粹的环境里从事研发,对公司顺利拿出产品相当重要。”

    一家真正的“硅谷公司”

    启动之初,由于项目本身的吸引力,公司很快拿到了美国政府15万美元的创业资助;接着,又由于公司很快就有了百万美元以上的客户订单,满足专项政府资助的条件,又获得了50万美元的第二期无偿资助。

    “政府创业基金使我们创业的最初阶段不至太艰辛。到2008年1月份,我们完成了第一轮300万美元的融资。几个月之后就是金融危机,尽管我对我们的技术有充分信心,但在大环境不好的时候,融资的周期可能就会比较长。确保健康的资金链对公司很重要。”

    帮助朱晴波他们的不仅仅是政府。PatternInsight、成立不到四个月,2007年1月份,就有包括高通、Juniper、思科在内的大公司找上门来,建议双方一起合作开发。这种模式在硅谷并不鲜见,大公司作为一项新技术的联合开发者,为实力较弱但技术创新的小公司提供种种支持条件,甚至在技术方向、产品策略上为小公司把关。创业公司甚至不需要出让股权,只是在未来大公司购买自己产品时给予更多折扣,或者产品的研发方向兼顾到大公司。

    在朱晴波看来,这就是硅谷之所以成为创业天堂的原因。就资金而言,也许其他地方的钱也不少,但硅谷的生态环境不是单纯拿钱就可以堆砌出来的,它能够帮助初创公司更好地缩短成长的时间。而很多时候,时间比钱更重要。

    2008年朱晴波很开心,不仅公司完成了融资,他还把办公室搬到了硅谷。之前,因为大部分客户都在硅谷,他每个月至少飞两次硅谷。

    天使的作用

    度过了最初阶段,朱晴波他们开始接触风险投资,最先进来的却是两个天使投资人。这两个天使投资人对公司后来的融资乃至业务都至关重要——华裔科学家兼企业家李凯和Rational软件公司负责全球销售的高级副总裁JohnLovitt。

    李凯教授创办的公司DATADOMAIN仅用5年就成功上市,然后以21亿美元出售给EMC。由于都专注在数据领域以及导师的引荐,朱晴波他们和李凯教授成为合作伙伴。

    李凯告诉我们,创业公司时刻都要充满危机感,不论是在顺境还是逆境。对于创业公司而言,资金链就是生命链。尤其对我们这样一出校门就开始创业的年轻公司来说,创建一个互相信任,紧张高效,客户至上的公司文化至关重要,直接决定了公司未来的基因。”

    销售出身的John则明确无误地告诉朱晴波,你是一个创业公司,谁都知道你需要钱,你谈钱没有任何错误——只要你能帮助客户成功,而且你作为公司的创始人,要信心十足地站在第一线向客户传达出这样的信息。朱晴波承认,对于他这样一个从技术向管理转型的创业者来说,这个转变的确挑战很大。

    有了这两位经验丰富的大人物背书,PatternInsight终于拿到了VentureInvestors基金的投资。团队也进行重新分工。John出任公司的CEO。另一位创始人周源源担任总裁和CTO。而朱晴波成为产品副总裁。李凯则加入董事会。

    “我记得特别清楚,NETAPP是我们第一个客户,我们第一次去见他们的时候,整个团队一夜没睡,狂喝咖啡。一方面是兴奋,另一方面就是活干不完。总能在DEMO里发现还可以改到更为完美的地方,于是就不停地改。最后我们在沙发上躺了两个小时、穿着皱巴巴的衬衫就去了客户的公司。”

    “很多时候必须有种‘征服世界’的激情,这样你才可能坚持下去。”就在今年10月,PatternInsight签下了一笔规模为200万美元的客户订单。2009年也是公司财务状况运行最好的一年——尽管大环境依旧那么恶劣。
    “这就是硅谷,创业的一切都给你准备得很完美,包括你的得到与付出。”

    2006年9月,29岁的朱晴波即将从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计算机系博士毕业,面临两个选择:留在学校做研究,或者开始创业。对于做技术研究的博士生来说,留在学校、沿着学术的路子一路做下去,是一条安稳、体面且前途有保障的发展路径。

    “但是,伊利诺伊香槟分校向来有创业的传统,而且我还在做博士研究期间,我们这个小团队开发出来的一些数据分析工具已经有了一批稳定的使用者。当初开发这些工具,是为了从开源软件的开发者那里得到一些对我们研究工作的反馈,完全是开放全免费的,但他们用了之后感觉都很好。”直到有公司打电话来说要和朱晴波他们一起合作开发。

    朱晴波他们就问学校怎么办,校方的第一反应居然是:“Whynotstartyourowncompany?”就在毕业临近,面临找工作的选择的时候,朱晴波告诉自己:“也许这正是机会敲门的时刻。”

    没想到Google、Amazon的云计算的大旗一挥,数据潮在创业圈和投资圈很快风起云涌。

    “仅就商业互联网来说,发展到现在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大量数据被制造出来。从这些数据中挖掘有价值的信息,完全有可能发现新的创新机会;另外,互联网上的数据每天都在增加,并且由于新技术、新平台以及传统信息向互联网渗透,数据增加的速度越来越快;当基于这些数据的许多计算合成在一起的时候,又会产生大量新数据。因此,围绕数据的机会不是一个链条,而是一个动态的过程。”

    2006年9月,朱晴波离开学校,和他的博士论文指导老师周源源、SpirosXanthos共同成立了公司PatternInsight。

    就像斯坦福持有Google2%股份一样,伊利诺伊大学也是PatternInsight的一个少数权益股东。公司创立伊始,学校的科技办公室(OfficeofTechnologyManagement)就和PatternInsight签订了排他性协议,作为交换,公司则向学校出让了一定股权,软件销售收入也向学校分成。

    “我们是在大学一个相当于孵化器的园区里开始我们的产品研发的。初创阶段是公司生命最脆弱的时候,能够在一个相对平静、纯粹的环境里从事研发,对公司顺利拿出产品相当重要。”

    一家真正的“硅谷公司”

    启动之初,由于项目本身的吸引力,公司很快拿到了美国政府15万美元的创业资助;接着,又由于公司很快就有了百万美元以上的客户订单,满足专项政府资助的条件,又获得了50万美元的第二期无偿资助。

    “政府创业基金使我们创业的最初阶段不至太艰辛。到2008年1月份,我们完成了第一轮300万美元的融资。几个月之后就是金融危机,尽管我对我们的技术有充分信心,但在大环境不好的时候,融资的周期可能就会比较长。确保健康的资金链对公司很重要。”

    帮助朱晴波他们的不仅仅是政府。PatternInsight、成立不到四个月,2007年1月份,就有包括高通、Juniper、思科在内的大公司找上门来,建议双方一起合作开发。这种模式在硅谷并不鲜见,大公司作为一项新技术的联合开发者,为实力较弱但技术创新的小公司提供种种支持条件,甚至在技术方向、产品策略上为小公司把关。创业公司甚至不需要出让股权,只是在未来大公司购买自己产品时给予更多折扣,或者产品的研发方向兼顾到大公司。

    在朱晴波看来,这就是硅谷之所以成为创业天堂的原因。就资金而言,也许其他地方的钱也不少,但硅谷的生态环境不是单纯拿钱就可以堆砌出来的,它能够帮助初创公司更好地缩短成长的时间。而很多时候,时间比钱更重要。

    2008年朱晴波很开心,不仅公司完成了融资,他还把办公室搬到了硅谷。之前,因为大部分客户都在硅谷,他每个月至少飞两次硅谷。

    天使的作用

    度过了最初阶段,朱晴波他们开始接触风险投资,最先进来的却是两个天使投资人。这两个天使投资人对公司后来的融资乃至业务都至关重要——华裔科学家兼企业家李凯和Rational软件公司负责全球销售的高级副总裁JohnLovitt。

    李凯教授创办的公司DATADOMAIN仅用5年就成功上市,然后以21亿美元出售给EMC。由于都专注在数据领域以及导师的引荐,朱晴波他们和李凯教授成为合作伙伴。

    李凯告诉我们,创业公司时刻都要充满危机感,不论是在顺境还是逆境。对于创业公司而言,资金链就是生命链。尤其对我们这样一出校门就开始创业的年轻公司来说,创建一个互相信任,紧张高效,客户至上的公司文化至关重要,直接决定了公司未来的基因。”

    销售出身的John则明确无误地告诉朱晴波,你是一个创业公司,谁都知道你需要钱,你谈钱没有任何错误——只要你能帮助客户成功,而且你作为公司的创始人,要信心十足地站在第一线向客户传达出这样的信息。朱晴波承认,对于他这样一个从技术向管理转型的创业者来说,这个转变的确挑战很大。

    有了这两位经验丰富的大人物背书,PatternInsight终于拿到了VentureInvestors基金的投资。团队也进行重新分工。John出任公司的CEO。另一位创始人周源源担任总裁和CTO。而朱晴波成为产品副总裁。李凯则加入董事会。

    “我记得特别清楚,NETAPP是我们第一个客户,我们第一次去见他们的时候,整个团队一夜没睡,狂喝咖啡。一方面是兴奋,另一方面就是活干不完。总能在DEMO里发现还可以改到更为完美的地方,于是就不停地改。最后我们在沙发上躺了两个小时、穿着皱巴巴的衬衫就去了客户的公司。”

    “很多时候必须有种‘征服世界’的激情,这样你才可能坚持下去。”就在今年10月,PatternInsight签下了一笔规模为200万美元的客户订单。2009年也是公司财务状况运行最好的一年——尽管大环境依旧那么恶劣。
    “这就是硅谷,创业的一切都给你准备得很完美,包括你的得到与付出。”

    2006年9月,29岁的朱晴波即将从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计算机系博士毕业,面临两个选择:留在学校做研究,或者开始创业。对于做技术研究的博士生来说,留在学校、沿着学术的路子一路做下去,是一条安稳、体面且前途有保障的发展路径。

    “但是,伊利诺伊香槟分校向来有创业的传统,而且我还在做博士研究期间,我们这个小团队开发出来的一些数据分析工具已经有了一批稳定的使用者。当初开发这些工具,是为了从开源软件的开发者那里得到一些对我们研究工作的反馈,完全是开放全免费的,但他们用了之后感觉都很好。”直到有公司打电话来说要和朱晴波他们一起合作开发。

    朱晴波他们就问学校怎么办,校方的第一反应居然是:“Whynotstartyourowncompany?”就在毕业临近,面临找工作的选择的时候,朱晴波告诉自己:“也许这正是机会敲门的时刻。”

    没想到Google、Amazon的云计算的大旗一挥,数据潮在创业圈和投资圈很快风起云涌。

    “仅就商业互联网来说,发展到现在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大量数据被制造出来。从这些数据中挖掘有价值的信息,完全有可能发现新的创新机会;另外,互联网上的数据每天都在增加,并且由于新技术、新平台以及传统信息向互联网渗透,数据增加的速度越来越快;当基于这些数据的许多计算合成在一起的时候,又会产生大量新数据。因此,围绕数据的机会不是一个链条,而是一个动态的过程。”

    2006年9月,朱晴波离开学校,和他的博士论文指导老师周源源、SpirosXanthos共同成立了公司PatternInsight。

    就像斯坦福持有Google2%股份一样,伊利诺伊大学也是PatternInsight的一个少数权益股东。公司创立伊始,学校的科技办公室(OfficeofTechnologyManagement)就和PatternInsight签订了排他性协议,作为交换,公司则向学校出让了一定股权,软件销售收入也向学校分成。

    “我们是在大学一个相当于孵化器的园区里开始我们的产品研发的。初创阶段是公司生命最脆弱的时候,能够在一个相对平静、纯粹的环境里从事研发,对公司顺利拿出产品相当重要。”

    一家真正的“硅谷公司”

    启动之初,由于项目本身的吸引力,公司很快拿到了美国政府15万美元的创业资助;接着,又由于公司很快就有了百万美元以上的客户订单,满足专项政府资助的条件,又获得了50万美元的第二期无偿资助。

    “政府创业基金使我们创业的最初阶段不至太艰辛。到2008年1月份,我们完成了第一轮300万美元的融资。几个月之后就是金融危机,尽管我对我们的技术有充分信心,但在大环境不好的时候,融资的周期可能就会比较长。确保健康的资金链对公司很重要。”

    帮助朱晴波他们的不仅仅是政府。PatternInsight、成立不到四个月,2007年1月份,就有包括高通、Juniper、思科在内的大公司找上门来,建议双方一起合作开发。这种模式在硅谷并不鲜见,大公司作为一项新技术的联合开发者,为实力较弱但技术创新的小公司提供种种支持条件,甚至在技术方向、产品策略上为小公司把关。创业公司甚至不需要出让股权,只是在未来大公司购买自己产品时给予更多折扣,或者产品的研发方向兼顾到大公司。

    在朱晴波看来,这就是硅谷之所以成为创业天堂的原因。就资金而言,也许其他地方的钱也不少,但硅谷的生态环境不是单纯拿钱就可以堆砌出来的,它能够帮助初创公司更好地缩短成长的时间。而很多时候,时间比钱更重要。

    2008年朱晴波很开心,不仅公司完成了融资,他还把办公室搬到了硅谷。之前,因为大部分客户都在硅谷,他每个月至少飞两次硅谷。

    天使的作用

    度过了最初阶段,朱晴波他们开始接触风险投资,最先进来的却是两个天使投资人。这两个天使投资人对公司后来的融资乃至业务都至关重要——华裔科学家兼企业家李凯和Rational软件公司负责全球销售的高级副总裁JohnLovitt。

    李凯教授创办的公司DATADOMAIN仅用5年就成功上市,然后以21亿美元出售给EMC。由于都专注在数据领域以及导师的引荐,朱晴波他们和李凯教授成为合作伙伴。

    李凯告诉我们,创业公司时刻都要充满危机感,不论是在顺境还是逆境。对于创业公司而言,资金链就是生命链。尤其对我们这样一出校门就开始创业的年轻公司来说,创建一个互相信任,紧张高效,客户至上的公司文化至关重要,直接决定了公司未来的基因。”

    销售出身的John则明确无误地告诉朱晴波,你是一个创业公司,谁都知道你需要钱,你谈钱没有任何错误——只要你能帮助客户成功,而且你作为公司数据掘金人数据掘金人的创始人,要信心十足地站在第一线向客户传达出这样的信息。朱晴波承认,对于他这样一个从技术向管理转型的创业者来说,这个转变的确挑战很大。数据掘金人数据掘金人

    有了这两位经验丰富的大人物背书,PatternInsight终于拿到了VentureInvestors基金的投资。团队也进行重新分工。John出任公司的CE数据掘金人数据掘金人O。另一位创始人周源源担任总裁和CTO。而朱晴波成为产品副总裁。李凯则加入董事会。

    “我记得特别清楚,NETAPP是我们第一个客户,我们第一次去见他们的时候,整个团队一夜没睡,狂喝咖啡。一方面是兴奋,另一方面就是活干不完。总能在DEMO里发现还可以改到更为完美的地方,于是就不停地改。最后我们在沙发上躺了两数据掘金人数据掘金人个小时、穿着皱巴巴的衬衫就去了客户的公司。”

    “很多时候必须有种‘征服世界’的激情,这样你才可能坚持下去。”就在今年10月,PatternInsight签下了一笔规模为200万美元的客户订单。2009年也是公司财务状况运行最好的一年——尽管大环境依旧那么恶劣。
  • 上一篇:创业板是如何造富的
    下一篇:电子书兴起,是躁动还是革命?
信誉品牌加盟
相关阅读
热点加盟品牌
精彩导读
更多>>
人气品牌推荐

投资导航

专业频道

友情提示:投资有风险,加盟需谨慎。要多听,多看,多比较!
Copyright 2006- , 4050.lenso.cn 版权所有 网监备案:1101081738
工商备案